亚洲/中国 - 社科院主办学术座谈会纪念“抗战初期‘正定教堂惨案’八十周年”

星期四, 9 十一月 2017 殉道   地方教会   使命/传教   传教士   遇害传教士   文化   信仰  

北京(信仰通讯社)—日本侵华战争期间,无数在华传教士英勇见证了对中国人民的大爱,甚至不惜为了保护妇孺大义凛然地面对手段残暴的死亡、献出自己的宝贵生命。中国社会科学院为首的专家、学者们对他们的牺牲和奉献的充分肯定可谓意义深远。
十月二十五日,堪称中国政府智囊的中国社会科学院基督教研究中心和天主教河北信德文化学会联合在北京主办了“抗战初期‘正定教堂惨案’八十周年”学术座谈会。来自中国学术界、宗教界和政府部门的专家、学者和教会人士共同从历史学、社会学、教会学和文物保护等层面就“正定教堂惨案”的真相、其历史和现实意义,包括文致和主教在内的传教士对我国抗日战争及近代中国社会的贡献;中国天主教会在抗日战争中的贡献,文致和主教等英烈行为与其信仰及教会传统列品纪念、正定教堂惨案案发地文物古迹的修复等课题进行了热烈讨论。
讨论期间,充分展示出传教士们是在耶稣基督信仰的激励下为中国人民无私奉献、为爱不惜牺牲生命。特别是文致和主教及其同伴为保护中国妇孺而血洒正定古城的英勇行为,暨“正定教堂惨案”。一九三七年十月九日,正定城沦陷,侵华日军烧杀奸掠,逾万民众躲入天主教正定教区主教府暨主教座堂避难。遣使会会士文致和主教及其八位同伴为保护二百多名中国妇孺免遭日军污辱侵害,遭日军绑缚,宁死不屈,当晚被残杀焚尸于天宁寺凌霄塔下。
本次研讨会是中国石家庄市和荷兰文致和主教家乡举办了系列纪念活动后举行。文致和主教自一九二一年起任正定宗座代牧区宗座代牧,直到一九三七年十月九日和同伴一同殉道。
据本社从地方消息来源获悉,与会者学者、教会人士、专家和政府代表们一致充分客观地肯定了天主教会在日本侵华期间为中国国家和人民作出的贡献。许多大会发言中还强调了传教士们为中国社会发展作出的贡献,认为从包括传教士在内的中国天主教会对中国抗日战争的贡献,到传教士这一群体对近现代中国社会的历史贡献、作用、影响,比如在中小学和高等教育、慈善救援、医疗卫生、文化交流等方面的杰出贡献,应得到重视和客观公正的评估,还原历史真相,公平对待。
中国人民大学李秋零教授建议客观评价在历史上为中华民族作出重要贡献的传教士。他首先指出了用“拔高”方式评价一些有贡献的传教士的做法,称其为国际友人,但将其传教士的身份、信仰切割开,仅仅抽象地从人道主义等方面去评价,似乎其贡献与其信仰毫无关系。他认为,“我们对传教士的评价应该回归到他的传教士身份,他们之所以在中华民族危急的时刻,当数千妇孺面临危急的时刻能够挺身而出,正是因为他们的信仰,才决定了他具有这种人道主义,具有这种大爱,具有这种情怀”。
一八七三年十月十三日,文致和主教出生在荷兰林堡省、成长在布鲁克赫伊曾。在遣使会修道院接受培育后,于一八九九年五月在法国巴黎晋铎。同年八月,取道马赛前往中国。一九二四年被祝圣为主教,成为正定宗座代牧区宗座代牧。
日本侵略中国期间,文主教和他的同伴们收容了五千多名难民。一九三七年十月九日,为保护二百多名中国妇孺和八位同伴一起被日军残杀焚尸于天宁寺凌霄塔下。除荷兰籍的遣使会士文主教外,还有原奥地利籍(今克罗地亚籍)的遣使会士柴慎成神父、荷兰籍的遣使会修士艾德偲、法国籍煕笃会会士霍厄玛神父、法国籍遣使会士夏露贤神父、原奥地利籍(今捷克籍)的毕安当先生、法国籍的遣使会士贝德良神父、荷兰籍的遣使会士卫之纲神父、波兰籍的遣使会修士泊林芝。
惨案发生后,中国天主教徒立即自发地为他们立碑、从未停止过为他们的列品祈祷。据悉,文致和主教及同伴列品案已经在荷兰家乡展开并完成了教区阶段的审理。然而,在中国,许多教友早已将他们视为圣人,不断展示对正定殉道圣人的敬礼。
(NZ)(Agenzia Fides 2017/11/09)


分享: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Blogger Altri Social Netwo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