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fides.org

Vaticano

2007-06-01

梵蒂冈 - 教宗在五月三十日周三公开接见活动中讲解要理全文

梵蒂冈(信仰通讯社)―五月三十日星期三,教宗本笃十六世在例行公开接见活动中为世界各国朝圣者们介绍了初期教会的重要人物戴尔都良。全文如下: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
今天的要理将继续因巴西牧灵访问而中断的初期教会伟人的主线,他们都是信德的导师、也是历久弥新的基督信仰见证。今天,我们要讲的是一个非洲人――戴尔都良(Tertulliano)。他生活在第二世纪末至第三世纪初,是他开创了用拉丁文撰写基督信仰文学作品的先河;从他开始,教会才有了拉丁文神学;因着他的工作,给教会带来了决定性的影响。这是我们不能忽视的。
戴尔都良对于教会发展所发挥的影响是多方面的。从语言的使用、恢复古典文化;到确立普世基督信徒都有共同的灵魂,进而提出使人类同居共处、共存共荣的新建议。我们并不确定他出生和死亡的日期。但是,我们知道他是北非迦太基人。公元第二世纪末,即在戴尔都良年青时代,他曾受到非基督徒父母和师长的教育,学习修辞学、哲学、法学和历史。后来,在基督信徒殉道者的榜样影响下,他皈依了天主教。公元一九七年开始,发表了他最著名的作品。可惜,他是一位十分严厉的人。由于他过于苛求真理,加之其强烈的个性,使他逐渐疏远了教会,并加入了当时的蒙塔诺教派(montanismo)。尽管如此,他创新的思想、深刻的语言表达能力,仍然奠定了他在古代基督仰文学中举足轻重的地位。
戴尔都良的著作主要护教学最为出名。而上述著作要表明的是两个目的――驳斥异教徒对新生基督宗教的严重控告;另一个则是传教方面的,使福传的讯息与当时的文化进行对话。戴尔都良最著名的作品是《护教论》(L’apologetico)。在这部名著中,他谴责了当时政治势力对教会不公平的态度;解释并维护基督信徒的教义和习俗;确认新诞生的基督宗教与当时哲学思潮之间的差异;显示天主圣神获得的胜利,因为圣神使殉道者用鲜血、痛苦和忍耐来面对迫害者的暴力。这位非洲的护教学家写道:“不论你们怎么阴险毒辣,你们的残暴行为都是徒劳的。而且,对我们的团体而言,你们的残暴还可以说是一个邀请。你们的镰刀越是砍击,我们的人数就变得越多。因为,基督信徒的血是一粒充满生机的种子(Semen Est Sanguis Christianorum)”(援引《护教学》第五十章第13节)。 殉道,为真理而受苦,终将获得胜利。甚至远比极权统治的残酷和暴力更加有力。
但是,戴尔都良就像所有出色的护教家一样,倡导在人们中间积极传播基督信仰教义的重要性。为此,他采用了理论思辨的方式给人讲解基督信仰教义的理性基础。他用有系统的方式来深入探究‘基督信徒的天主’;他确证我们所敬拜的是惟一的天主。接着,他采用对比以及他的文学著作中特有的反论指出:“天主是不可见的,即使他看得见;天主是难以言喻的,即使他借着圣宠而临在;天主是不可想像的,即使人的感觉能够了解他。为此,天主实在是真实又伟大的”!(《护教学》第十七章第1-2节)
此外,戴尔都良的伟大贡献是,在有关天主三位一体教义的发展上迈出了巨大的一步。他采用适当的拉丁文来阐明这一伟大的奥迹――“一个性体(sostanza)”和“三个位格’(tre Persone)”。而且,他还为明确表达基督是天主子、又是真人还发展出很多恰当的词汇。
同时,戴尔都良还谈到了天主圣神所显示的人性和神性。按照耶稣基督的许诺,我们深信他要借着天父而遣发圣神――信德的护卫者和圣化者给他们,使他们相信父、子及圣神三位一体的信仰 (《护教学》第二章第1节) 。此外,戴尔都良的作品中还谈到了教会的众多证人,并称教会如同‘母亲’。尽管后来他偏执于蒙塔诺教派(montanismo),但仍没有忘记教会是我们信德的母亲、是我们基督徒生活的母亲。戴尔都良仍恪守基督信仰伦理道德的操守和来世生命的信仰。他的著作是十分重要的,他强调基督徒团体的生活是指向至圣圣母玛利亚、圣体、婚配、告解圣事及祈祷等。特别是在教难时期,基督徒好像是注定要灭亡的少数团体。可是,这位护教学家却激励基督信徒抱有希望。这样的希望,不仅是单纯的德行本身,而是触及基督信徒整个人生的生活方式。我们抱有希望,因为未来是我们的;未来是天主的。由此,上主基督的复活就是我们未来复活的基础。关于基督徒的基本信仰,戴尔都良还指出,肉身的复活是肉身本身、是整个身体。无论身在何处,肉身复活时,众人都将归向天主。借着天主和人类之间的中保耶稣基督,恢复了天主与人之间的关系(参见:《谈死人的复活》第六十三章第1节)。
就人性角度而言,戴尔都良的一生堪称悲剧。后来,他对基督徒变得越来越苛刻――在各种境遇中,特别是在教会遭到迫害的时代,他一味地强调殉道的英雄主义。而这种过于严厉的态度,最终使他不可避免地遭到批评、走向孤立。即使在今天,戴尔都良的态度仍然是一个争论的话题。这不仅是因为他的神学和哲学思想,也因为他对异教徒社会和政治团体的态度。
就我个人而言,戴尔都良使我作出了许多反省。如此伟大的道德卫士,直到最后仍无法接受和容忍自己以及他人的弱点。他缺乏在教会里应有的纯朴和谦卑。所以,如果只看到戴尔都良伟大的思想, 那么最后,失去的恰恰也是这一伟大的思想。为此,一位伟大的神学家应有的基本特征就是和教会一样谦卑、接受自己的弱点。因为,只有天主才是真正全圣的。我们,常常需要天主的宽恕。
最后,我们说戴尔都良给初期教会留下了一个有力的见证,那 就是使基督徒在古代文化遗产和福音讯息之间找到了一个真正可信的“新文化”。他认为,我们的灵魂“从本质上就是基督徒”(《护教学》第十七章第6节),突显古老的人性价值观和基督信仰价值观之间永恒的持续性;以及他通过反思福音而逐步形成的另一个思想,即“基督徒决不应憎恨自己的仇人”(援引《护教学》第三十七章)。面对无法回避的伦理和信仰问题,将“不能使用暴力”视为生命的法规。所有人都能认识到这一教导的现实意义,而且,在就宗教问题展开的激烈争论中也可是充分认识到。
总之,我们可以从戴尔都良的著作中找到许多今天我们蒙召要面对的问题。他让我们、让全体基督信徒都努力进行深刻的内在探索。从而使他们懂得以越来越令人信服的方式去表达“信仰的准则”。戴尔都良曾经说过:“依照信仰的准则,我们坚信只存在一位天主;除世界的造物主外,再没有任何存在――造物主借着圣言从虚无创造了天地万物、所有的一切”(《论异教徒的规定》第十三章第1节)。
(本刊编辑部翻译)
(Agenzia Fides 2007/06/01 - 字数:2,539;行数:84)

Condividi: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Blogger Altri Social Netwo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