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fides.org

新闻通讯

2013-10-31

亚洲/中国 - 信仰与为残障人士服务:并驾齐驱、相辅相成的慧灵之路

罗马(信仰通讯社)—对“慧灵残障人士扶助基金会”创办人兼理事长孟维娜女士而言,信仰与为残障人士服务是一条并驾齐驱、相辅相成的道路。十月二十日,因她为推动国家发展做出的贡献而在意大利北部蒙萨市的阿尔比亚特荣获了维多利诺•科伦坡国际奖。早在二OO二年,本社就曾广泛详细地报道过慧灵的工作。并在以后几年里,连续跟踪报道了慧灵的成长与发展。在罗马停留期间,孟维娜女士接受了本社的采访,介绍了慧灵近三十年的发展历程。
孟女士,请您介绍一下慧灵的情况、这一创意最初是怎样产生的?
我是广州人,广州市是中国改革开放后最早对外开放的城市。当时我三十岁,青少年正值文革。和同龄人一样,没有自己的理想、选择。按照中国的传统文化三十而立,自己就有一事无成的感觉,总想做些什么来体现自己的价值,没有特别的理想。一九八五年,一次偶然的机会,从一堆旧报纸中发现了一条七年前的消息,就是七九年德兰修女荣获诺贝尔和平奖。看到这条短短几行字的消息,我突然感到豁然开朗,一下子知道自己的苦闷该怎样解决了。很简单,她照顾穷人、关怀无家可归的人,这一点与我的愿望不谋而合。觉得这是对自己、对社会都十分有益,也就是中国文化中的公益事业。但当时并没有在意她是天主教的修女,而且自己也不懂什么是天主教、没有机会接触天主教,只觉得这一事业是可以大有作为的、实现自己的自我价值。于是,立即与朋友们行动起来。尽管那时去香港对我们来说不是很方便,得益于广州与香港的地理位置接近,加上来往于香港的朋友们的介绍,许多人都知道我们并主动与我们直接联系,香港的公益事业十分发达,且主要是由宗教组织开办。我自己对宗教一无所知,面对这种情况,我在香港生活多年并了解香港的朋友建议我说,你不能谁都接待,尽管佛教和新教也都有公益事业,但“天主教的明爱是最有实力的,你就找它”。于是,我们便选择了明爱作为合作伙伴。很快,我们于同年四月就进行了接触;七月明爱的第一笔资金到位、工作人员抵达广州。立即和我们一起同要求入学的学生家长进行接触、选择合适的地点作为校址、进行人员培训。九月一日,全中国第一家民办的专门招收智障儿童的学校正式开学了,第一批共招收了96名智障儿童。当时是改革开放刚刚开始,所以新闻媒体也十分重视,并认为报道慈善服务是安全的,于是给与了广泛报道,引起轰动。无形中也对政府构成了压力,因为政府还没有着手做,从北京到全国各地,我们这样的机构当时在全国是第四家,民办我们是第一家。
就这样,一九九O年三月十八日,慧灵开始接待十六岁以上的非学龄智障人士。一九九五年,宗座外方传教会会士徐国贤神父开始帮助我们的工作。得益于他的大力支持配合、特别是丰富的社会服务工作经验,慧灵更上一层楼。我们还开始了与新教等其它宗教团体的社会公益事业合作。
近三十年来,我们遭遇了各种各样的困难和挑战。尽管如此,今天,我们已经发展到了全国十三个大城市、创办了一百多个慧灵机构、拥有大约三百名员工为一千多名残障人士提供服务。此外,我们还开辟了两项新的特殊服务,即通过互联网为残障人士服务、组织交流活动。每天,平均一千名残障人员通过网络享受我们社福人员的帮助。第二项就是“厄玛乌”面包店,残障人士在这一连锁店中就业,逐渐做到自给自足。
这些年里,您是怎样克服重重困难的?
圣神始终伴随我、引导我。我从德勒萨修女的身上汲取了巨大的榜样的力量、从香港明爱和扶康会学到了许多管理社会服务工作的经验。……仅凭人的力量是无法做到这一切的,正是因为这一点才激励我反思、不断接近信仰。我看书、在广州总主教区总主教座堂参加慕道班。一九九八年四月七日复活节前,我领洗了,取圣名德勒萨,以示对加尔各答的真福德勒萨修女的敬意。这是我生命中的转折点。
所以,可以说在从事社会公益事业、从事爱德事业的过程中,您的信仰逐渐成熟起来了。这是一条并驾齐驱、相辅相成的道路?
是的,我也曾同新教进行过密切接触,有过长达六个月体验。但徐国贤神父来到我们这里后,我从他的榜样和行动上意识到了我的道路。从一开始,他从没有和我谈过天主教信仰,但我从他的身体力行、他的见证中识别出了我的道路。他传达的最强烈信息不是通过语言,而是生活见证。为此,感谢传教士们的信仰见证,信仰在我的社会服务历程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慧灵的工作还有着福传的意义?
所有青年,志工、工作人员和来访者、所有与我们接触的人,都通过默默无闻的见证受到了我们的信仰的影响。我们与各地方团体有着密切合作,特别是中国修女们开办的类似服务机构。我们还开展了大公运动合作、宗教对话性质的合作,因为我们与新教和佛教团体合作。
慧灵在今天的中国社会公益事业领域和非政府组织服务领域中发挥了哪些作用?
“慧灵”创造的奇迹已被视为中国社会服务的先锋。对政府来说,我们也是个案,因为我们的工作,他们认识了解到非政府组织不但不是威胁,而是有效的合作伙伴和帮助。通常,专家、学者、媒体将我们推崇为非政府组织和社会服务典范。显然,他们并没有意识到圣神的作用!我们的发展模式是让残障人士重获人性尊严、重返社会正常生活。这一原则不仅深受当局的赞赏,还被广泛推广,作为中国其它非政府组织和社会公益事业的榜样。诚然,我们发展壮大了,更应保持高度的警惕、避免陷入官僚作风。我们继续培养具有高水平专业技能的员工,完善我们的社服工作。但这一切都是在信仰的支持下,用信仰的力量迎接挑战、克服困难。
请问您如何展望慧灵的前景?
未来,我们会进一步完善我们的工作,努力让社会对残障人士有一个正确的认识理解、为残障人士提供最好的服务、保障慧灵的持续发展。在当今中国社会背景下,越来越多的人带有不同程度的精神抑郁,他们也不断向我们求助。所以,在信仰的支持下,我们将努力探索更加有效的方式,在完成我们现有为残障人士服务的同时,提供更加广泛的服务。
您强调了信仰在您社会服务工作中的作用,今天信德年之际您来到罗马有什么感想?
在社会服务中,信仰与灵修生活至关重要。此外,要有一种大无畏的精神。我们做事谨慎,但不胆怯。一切都光明正大,绝不遮遮掩掩,制造不必要的误会。本着利玛窦倡导的那种“友谊”精神,随时愿意与所有人合作。我曾经见过若望•保禄二世、见到过本笃十六世。现在,期待着见到方济各教宗,罗马之行总是让我十分激动。此外,慧灵的成长历程中不难发现,女性在中国社会生活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NZ)(Agenzia Fides 2013/10/31)

Condividi: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Blogger Altri Social Netwo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