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fides.org

新闻通讯

2013-10-10

亚洲/中国 - 马达钦主教《信德之光 照耀我们》第一部分

上海(信仰通讯社)—马达钦主教《信德之光 照耀我们》第一部分如下:
前言
尊敬的教宗方济各在信德年中给普世教会颁布了《信德之光》通谕。我们满怀着喜乐与希望之情,一起感谢天主,并仰赖赐予我们爱与平安的主耶稣基督——祂仍在我们教会各地的每一所神圣而尊贵的圣堂内所供奉的十字苦架上,显出头戴茨冠、手足洞穿、肋旁被刺伤的苦难模样;祂向那看不见的父,发出呼喊:“父啊,您为什么舍弃了我!”然后,祂明白无误地向世界宣告:天主的慈爱救恩“完成了!”
是的,我们的主耶稣基督,用信德的奥迹——祂光荣的苦难圣死、祂光荣复活升天,以及祂应许的将来光荣的再临,邀请我们进入祂的真理、永生与光明。
多默宗徒的见证常提醒我们每位基督徒作信仰的反省。他曾如此理性而决绝地说:“我除非看见他手上的钉孔,用我的指头,探入钉孔;用我的手,探入他的肋膀,我决不信。”而主耶稣迁就他的想法,引他进入祂的光明,显示给他说:“把你的指头伸到这里来,看看我的手吧!伸过你的手来,探入我的肋旁。不要作无信的人,但要做个有信德的人。你看见了我,才相信吗?那些没有看见而相信的,才是有福的!”(若20:24-29)
一,信德是天主赐给我们的福分
1,当我们说“我们信仰天主”的时候,并非我们只是在运用口唇,说出一些观念;而是我们藉着有限的语言,在表达我们整个人、乃至我们整个人生的意义所系,全部都是依附于造物主天主的。
我们谈到信仰时,语言是多么贫乏!我们的理智、思想及其轨迹与火花,我们的语言难以详述;我们的情感及其源流与纷繁,我们的语言苍白无力;我们的记忆、人生的阅历与它们的足迹,我们的语言实在浅陋。
在信仰中,在天主神圣的真理与美善的福音前,我们自身又显得多么卑微与有限。达尼尔先知曾这样祈祷说:“恩主啊!由于我们的罪过,我们比任何民族都渺小,我们今天在全世界上成了微贱的。……但愿我们能借着忏悔的心和谦虚的精神蒙你悦纳,就如献上公羊和公牛的全燔祭,又如献上了万只肥羊;……现在我们全心随从你,敬畏你,寻求你的慈颜,望你不要使我们羞惭。……愿光荣归于你的名!”(达3:37)
2,悲极而呼天。一个人的心灵流浪在黑暗的旷野中的时候,人性深处对光明的渴求愈加强烈。人或许以为凭借着自己理智力,完全能寻找到通向真善美的蹊径。于是,人要么踯躅徘徊于心灵的枯井里,四面碰壁;要么随着失缰的思想之驹,胡乱狂奔,不知所踪。最后,怀着疲惫的心,还是羁身于心灵黑夜的樊笼。
仰望星空?也许只有在那儿才能找到光明之源。圣奥斯定说,我们的心灵造来是为天主的,若得不到祂,我们将始终不安。为何不举起忧郁而伤痕累累的心,向着那些闪闪烁烁的星光瞻望?即使她们全部都被雾霭遮蔽,清风吹过,星光便又显耀出来。
而正义的太阳,经过漫漫长夜,毫不爽约地再度为我们升起时,新的一天又开始了:乾坤揭主荣,苍穹布化工;朝朝选宏旨,夜夜传微衷;默默无一语,教在不言中;周行遍大地,妙音送长风(吴经熊译咏19)。
3,“我一向上主大声呼号,祂便从圣山上俯听我”(咏3:5),这是达味在他的诗歌中所咏唱的。达味的人生经历跌宕起伏,他从一个牧羊少年,成长为一代君王。他曾怀着对天主的全心信赖而战胜了孔武有力的培肋舍特人哥肋雅,并豪言壮语说:“你仗着刀枪箭戟来对付我,但我是仗着你所凌辱的万军的上主,以色列的天主的圣名来对付你”(撒上17:45);他也曾怀着邪恶无比的心,用毒计杀死了对他忠心耿耿的大将,并占有了他的妻子,犯下重罪。这就是达味,一个身上充满着人性张力的犹太先祖。
不过,天主的恩宠从来没有离开过他,而他也最终选择了走向信德之光。当上主援救达味脱离了仇敌和撒乌耳的毒手时,达味向上主唱了这首诗歌:“上主,我的盘石,我的保障,我的避难所;我的天主是我所依靠的盘石,是我的盾牌,我的大能救主,我的堡垒,我的藏身处。我的救主,是你救我脱离了强暴。我一呼求应受颂扬的上主,我便获救,脱离了我的仇敌。”(撒下22:1-4)
4,与其说是人在寻找天主,不如说天主早已在等候我们。原祖亚当与厄娃违背天主的命令后,天主并没有毫无解释、不予辩护地立即给予他们惩罚。相反,当他们躲避天主的时候,天主在呼唤他们:“你在哪里?”(创3:9)
加音因嫉妒而杀害了他的弟弟亚伯尔后,天主同样呼唤:“你的弟弟亚伯尔在哪里?”(创4:9)天主提问的是亚伯尔,拷问的却是加音的良心。公义的天主,让他知道自己犯罪的事实,和罪恶后果的严重性;不过,同一个天主,也仁慈地给了他一条生路。在这条补赎之路的每一处,天主都在等候;甚至在其尽头,天主还是在耐心等候他的归来,一如福音中那位等待自己流浪的儿子早日归来的慈悲的父亲。
5,这就是天主的道路,一条生命与光明的道路,天主邀请世人一起踏上这条光明之路。天主并没有让我们在纵横交错、前途迷茫的道路上行走,而是给了我们一个忠信而体贴的向导,就是祂的独生子,我们的主耶稣基督。
我们原不知道自己生来就有另一种生命的潜能,就是超性的生命。尽管我们的历史文化给我们一些模糊的思考:天人合一,止于至善。但是,这个可朽的属世生命,并没有给我们任何一点启示和保证,肯定我们的将来必定是光明与永生的境界。只有那全然实践了天主圣父的旨意,降生成人,传扬天国福音,死而复活的主耶稣基督,给我们确实的答案了。
天主圣父藉着祂降生成人的圣子,把祂的爱启示给了我们。而我们的道德生活在对天主的信赖中,找到了根源。圣保禄宗徒把“服从信德”(罗1:5; 16:26)看作是人的第一义务。他指出,一切道德偏差的根源与解释,均是由于“不认识天主”。我们对天主的责任,就是是信仰祂,并为祂作见证。(《天主教教理》2087)
6,这种信仰,是超性的。换句话说,它并非来自我们人的自然本性,而是天主圣神的光照与启示使然。
诚如教会所言:超性的德行是由天主注入信友灵魂的,为使他们能以天主子女的身分行事,并挣得永远的生命。超性的德行是圣神在人的官能上临在并行动的保证。(《天主教教理》1812)
故此,信德是超性的德行。藉着信德,我们信天主,信祂所说过的和启示给我们的一切,并且信祂所亲自建立的圣教会为我们提出的所有当信的道理,因为天主自己就是真理。
洗礼就是一件信德的圣事。在教会的信德内,我们彼此作见证而相信天主。接受圣洗圣事的慕道者,或其代父母被问:“你向天主的教会求什么?”他们回答说:“信德!”
7,就像我们在一首中文的祈祷歌中唱到的:这一生最美的祝福,就是信赖主耶稣。
圣咏的作者也这样明确地赞颂说:“尊上主为自己天主的民族,真是有福!上主选为自己产业的百姓,真是有福!”(咏33:12)
尊敬的教宗方济各说:“我们在天主那里接受的信德,是一份超自然的恩赐,它就如路途上的亮光,指引我们的道路。从一方面来说,它来自于过去,是一道有依据的亮光,它建基于耶稣的生活上,在祂的生命中,祂彰显了祂的爱,祂的爱是完全值得信赖的,并且有能力战胜死亡。但是,与此同时,由于耶稣复活了,祂使我们超越死亡,信德是来自于未来之光,它向我们展示了宽广的视野,它使我们超越自我,使我们走向更密切的共融。因此,我们将会发觉,信德并不寓居于黑暗,它是我们黑暗中的亮光。”(《信德之光》4)
信德,使我们成为真正的有福者。
(Agenzia Fides 2013/10/10)

分享: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Blogger Altri Social Netwo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