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中国 - 斐洛尼枢机重申教宗给中国天主教徒信的有效性以及中国教会内忠实于教宗的历程、期待中华人民共和国与圣座成立固定的委员会

星期四, 25 十月 2012

罗马(信仰通讯社)—教宗二OO七年给中国天主教徒的信,对推动重新恢复圣座与北京政府之间的对话也“仍是有效的”。这种对话,应该通过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与圣座之间双边“高层次的特定委员会”来重新启动。这一委员会可以仿照“北京与台北之间”已经存在的模式。这是圣座万民福音传播部部长斐洛尼枢机在今天上网的香港圣神研究中心季刊《鼎》上阐述的权威性建议。
费尔南多·斐洛尼枢机的文章围绕教宗本笃十六世给中国教会信发表五周年纪念展开。圣座万民福音传播部部长指出,近年来的事件证实了“这信函的价值、合宜性和现实性”,堪称是“在中国教会内对话的起点,又可促进圣座与北京政府之间的对话”。
枢机警示说,教宗二OO七年给中国天主教徒的信首先并不是出于政治目的的。而旨在公开展示圣座对中国教会内“复杂情况”的态度。部长强调,“经过多年的研究,圣座清楚地察觉到,在中国的教会整体上从未陷入裂教的情况”。但继续表明,中国教会始终处于“不接受妥协和政治控制”的人和“为了存在性的考虑而予以接受”的人之间令人痛心的分离状态。这一教会内深深的创伤,加之外来干涉,更加难以愈合。为此,圣座万民福音传播部部长表示在中国问题上,任何支持教会和解的努力也十分现实地意味着圣座与中国民事权力当局对话的必要性。
二OO七年的教宗信强有力地重申了圣座愿意与北京当局“随时准备作相互尊重及建设性的对话”的完全意愿。但这五年里,取代教宗所期待的开放性和现实性对话的是常常奠定在并不完全的和错误消息基础上的误解、指责、强硬。传信部长承认,“或许有人未能妥善地接受圣座的一些反应”。特别是枢机列举出的不折不扣的绊脚石:1“2010年,北京当局主办全国天主教第八次代表会议,此举使政府对教会的控制更形尖锐”;2政府当局严重干涉主教任命;3非法主教参与主教祝圣,导致“被祝圣者和祝圣者受到良心的严重谴责”。令人担心的迹象中,斐洛尼枢机提到了不久前的上海马达钦主教的案例,他因为在晋牧那一天表示了要完全献身牧职、辞去政府干涉教会内部生活的组织的职务而被剥夺了自由。事实上,主教和司铎并不是政府官员。
面对这一僵局,梵蒂冈传信部部长问“展开新方式的对话的时机到了吗”,展开更加开放、高层的对话,“以至善意、信任和彼此尊重不为私益所破坏”。枢机主教明确阐述的模式是具有说服力的、具体的:例如,北京和台北现有的“高层次的特定委员会”;圣座和越南“找到了双方交往和发展友好关系的”接触工具。
中共十八大即将召开,国内政治高层将发生深刻变化之际,圣座希望中梵关系开启新阶段。
(GV)(Agenzia Fides 2012/10/25)


分享: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Blogger Altri Social Network